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曉蕾 | 2nd Mar 2012 | 一頓飯 | (1177 Reads)

如果要給素黑一個食物顏色,只能夠是紅色。

張揚地、濃烈地,就像把最紅最熟的番茄塞進攪拌器,按掣那一刻,一切都豁出去了。

大家現在認識素黑,是擁有大量著作的作家,或者在報刊雜誌寫專欄的心性治療師,但在一九九五年,她丟下大學研究工作,一頭栽進劇場的世界,領著當時國內其中最先鋒的小劇場戲劇車間」到外地巡迴演出。演出作品《零檔案》改編自于堅的長詩,描述一個人如何淪為一份檔案,即興的演出充滿張力:演員進進出出,一邊剖白,一邊燒焊,把一根根鐵條焊接在鐵架上,再把一顆顆番茄,插在鐵柱。最後,演員把番茄都拔出來,擲向大型的工業風扇,登時番茄如暴雨,濺滿整個舞台。

素黑如今還記得那台上過百顆番茄爆開的震撼:「整部劇沉重得不得了,唯一最自然的、溫柔的,就是那些番茄,卻給暴力地摧毀了。把番茄丟向風扇的一刻,真的就像按下攪拌機的按鈕!」

 (閱讀全文)

曉蕾 | 24th Feb 2012 | 一頓飯 | (1582 Reads)

Picture

當龐一鳴決定
唔幫襯地產商」,一頓飯,也是一場抗爭。

兩大連鎖超市當然不會光顧,連鎖快餐店從此絕跡,以前九成時間出外用膳,現在九成時間在家煮食。
以前,他很少去街市,很多蔬菜都不認得:「生菜、菜心、芥蘭那些從小吃到大,當然知道,可是其他的,幾乎都叫不出名字,尤其是青菜煮熟了,和未煮前的樣子,可以很不一樣。」

 硬著頭皮去菜檔,只敢手指指,生怕叫錯,買一斤菜也很緊張:「超市買菜不用開口,現在要對話,好痛苦;又怕被人呃,如果要呃稱,一定會呃我啦!」 (閱讀全文)

曉蕾 | 17th Feb 2012 | 一頓飯 | (727 Reads)

Picture
甘仔神父(
Father Franco Mella)很可能是為香港絕食最多的人。

 

第一次:1986年油麻地避風塘十四位水上新娘」要被遣返內地,甘仔靜坐絕食,這在當時是大新聞,官員馬上請甘仔停止,並在半年內,讓一千二百位水上新娘獲准來港和家人團聚。第二次:1987年特赦小人蛇」,七十五名帶孩子辦手續的無證媽媽」隨即被押進監獄等候遣返,甘仔絕食,政府最後讓一百位無證媽媽先後在四年內來港。

 

最長一次,2002年政府要在四月一日前遣返港人在內地所生的成年子女,甘仔在三月絕食十一日,不果,又在四月絕食十日。2010年中港兩地政府終於容許這些成年子女透單程證剩下的八萬名額來港,但申請細則遲遲不公布,甘仔宣佈無限期絕食,五日後不少團體聲援與政府展開商討,他這才停止。

  (閱讀全文)

曉蕾 | 27th Jan 2012 | 一頓飯 | (4304 Reads)

中原地產董事施永青今時今日和客戶吃飯,吃不完的,都會打包:我試過放在寫字樓的抽屜裡吃了幾日,那碟白切雞都變了怪味雞!」

在家裡,太太對孩子說:「食物跌了在地上,不要吃。」

跌在地上為什麼不能吃?不是食物?」他反駁,太太嫌棄:「跌在地上烏粹粹的。」

「那可能不是細菌,是顏色吧了。」他仍然堅持。

 (閱讀全文)

曉蕾 | 12th Jan 2012 | 一頓飯 | (1887 Reads)

一個畫家如果在歐洲,可以在咖啡廳坐半天,慢慢捕捉創作靈感;如果在內地,比方成都,也可以待在茶館泡一整天,可是在香港,就沒有那麼多地方可以閒坐了。

漫畫家江康泉(江記)常常去的是大型連鎖快餐店。因為小店去兩次就會跟伙記熟了,不好思意再坐很久,可是大集團的快餐店非人性』,完全沒人會理你。」他笑著說:「誰叫大集團霸了那麼多地?我們沒有公園坐,當然就來當公園!」Picture

 (閱讀全文)

曉蕾 | 30th Dec 2011 | 一頓飯 | (934 Reads)
 那一年,台灣作家張曼娟獨個兒在中文大學教書,人在異地,頗不適應,流言繪影繪聲,說她天天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去玩,實情可是日日和助理困在辦公室和舊電腦博鬥。很累很累,忽然看見門把上掛著一袋好吃的,有時候是剛出爐的蛋撻、有時候是新鮮的三文治,便知道好朋友Y來過又走了。   (閱讀全文)

曉蕾 | 22nd Dec 2011 | 一頓飯 | (723 Reads)
 花園街慘劇後,「劏房」的安全問題尚未認真關注,由旺角直到深水埗的「排檔」已經不斷地被票控,政府並且匆匆提出取消牌照方案。


劉斯傑看見慘劇發生後翌日,大批食環署職員馬上到排檔發告票,不禁心痛:「保障住客安全不是不重要,但要改善排檔環境,也需要時間啊。」這位出版《香港彈起》的立體書作家,剛好正在研究排檔。Picture

 (閱讀全文)

曉蕾 | 4th Dec 2011 | 一頓飯 | (1537 Reads)

Picture

 

在汽車遇上可能是全港最古靈精怪的藝術家白雙全,連忙坐近窗邊,把通道旁的座位讓給他。

「最近在收集什麼有趣的東西?」我隨口問。

 

「我就正在收集你的體溫。」他認真地在筆記本上寫下我的名字、汽車類別、時間日期、出發點和目地的──這件事他已經進行了十年!

  (閱讀全文)

曉蕾 | 25th Nov 2011 | 一頓飯 | (703 Reads)
 

Picture

歐陽應霽()剛剛去了廣州開講座,在場大約有二三百名大學生。其中一位男學生說,一天三餐都待在大學裡,都沒胃口食東西了。

 

齋問這學生:今天吃了什麼?」

學生竟然記不起,想了好一會才說早餐沒有吃,午餐真的忘記了,剛剛吃完的晚飯,沒什麼味道,吃了都沒印象。

 (閱讀全文)

曉蕾 | 18th Nov 2011 | 一頓飯 | (1563 Reads)

Picture

林輝最愛吃的食物,是辣魚蛋,才五、六歲便已經好喜歡,每次買一串還不夠,起碼要兩串,多到要放在紙袋裡。

本來這樣小的孩子會怕辣,可是林輝父母都是來自東南亞的華僑,家裡餐桌不時會有咖哩的菜式。林媽媽會把雞翼用咖哩汁醃了,再拿去炸,一碟十隻,林輝自小就可以一口氣把整碟吃光。看見兒子喜歡吃辣魚蛋,林媽媽也會在家裡煮,魚蛋、咖哩粉、洋蔥,但用料再足,仍然比不上街邊的小販。

那時林爸爸林媽媽從內地來到香港,如同很多華僑一樣,去了工廠林立的觀塘落腳。觀塘裕民坊的街邊好多小販,林輝記得最初是五毫子一串五粒辣魚蛋,後來賣到一元五粒,再後來整條街的小販都被迫走了。


 

 (閱讀全文)

曉蕾 | 12th Nov 2011 | 一頓飯 | (1606 Reads)

YOYO岑寧兒在北京第一次見到李宗盛,他開口就問:what’s music to you?」

你是music lover?還是music player他說:你可以只是喜歡音樂,不是一定要做音樂。」

YOYO想了一會:我想試試啊。」她本來也可以選擇電影,但在遇上李宗盛那一刻,答案就容易得多。

那就試啊。」李宗盛繼續問:「你要當performer,還是musician?」Performer的訓練是要能唱不同的歌,彷彿演員,不同類型的歌都能駕馭。musician呢,就選一個樂器,用一年時間看一個城市,看自己能寫出什麼。」李宗盛說,YOYO也不明白為什麼是城市,當時她二十一歲大學剛畢業,聳聳肩,就留在北京。

Picture

 (閱讀全文)

曉蕾 | 4th Nov 2011 | 一頓飯 | (651 Reads)

Picture

葉澍堃二十一歲時考入政府當政務官,高興得不得了,人工高,福利好,去英國牛津受訓,更是生平第一次出國。

 

然而官場如醬缸,不是人人待得住,他三十歲時還特意自修考到律師資格,轉工?不轉?始終給人工高、福利好」,綁住了。

 

一到五十五歲,馬上退休。

 

本來也可以再當官五年,但他寧可把時間留給自己:摸著紅酒杯,吃喝玩樂。

 

吃得好,很重要。「不好吃,為什麼要迫自己吃?又不是走難無得吃,香港過萬間餐廳,很多都很出色。」他說來,理直氣壯。

  (閱讀全文)

曉蕾 | 27th Oct 2011 | 一頓飯 | (1163 Reads)

Picture

 
 

陽仔一連三日都帶著大包小包蔬菜,去到佔領中環」的集會現場。

 

在場的示威人士,其實都不太餓,不少聲援市民送來食物飲品,那食物枱上還劃分了一個快D食哂區」,堆滿麵包、西餅、生果,但受歡迎的,還是枱底放的薯片餅乾。陽仔沒說話,一邊拿出大堆新鮮番茄,一邊開火煮天使麵。

 

是想大家吃得健康一點嗎?

 

他立時笑了:我想這裡沒人會關心健康!」

 

那為什麼要這樣麻煩?

 

笑容收起,眼神變得好認真,他反問:「佔領中環是為了抗議資本主義,那為何吃的都是大財團的食物?」

 

 (閱讀全文)

曉蕾 | 20th Oct 2011 | 一個人 | (1394 Reads)

Picture

觀眾曉得我叫任利莎,「利莎」其實是我在香港唸書時改的名字,當時老師要求學生都有英文名字,我自己看書找到的。不公開中文原名,因為那是跟祖譜排列。

         不得而才拋頭露面賺錢幫家,不想讓別人知道,誰是我的親戚。

 (閱讀全文)

曉蕾 | 13th Oct 2011 | 一群人 | (2013 Reads)

1.梭羅的女孩

 

船開了,寶珠看到碼頭上的爸爸,愈來愈遠,突然才想到:從此就是自己一個人了,不知道會漂去哪裡,眼睛開始模糊。

也不知道何時能夠再見家人,淚水終於滴下來,再也止不住。

一個人走到甲板旁邊,一直哭,一直哭。Picture

 (閱讀全文)

曉蕾 | 10th Oct 2011 | 一群人 | (681 Reads)

村裡這兩年到處都在蓋房子,一早一晚等車的人龍愈來愈長。

 昔日是新界人搬出城市討生活,現在城裡人紛紛湧進來:孩子有地方走動、可以養狗、甚至種菜──追求的,是開揚空間帶來的好生活。Picture  (閱讀全文)

曉蕾 | 10th Oct 2011 | 一群人 | (447 Reads)
 社會是一個個抽屜,唸書的,塞進學生一格,做工的,分類擠進不同的格子,放不進的,就是異類。

沒有書唸,又沒有工開,你,是雙失」。

 

沒有公屋、沒有強積金、什麼福利都無份,你,是N無」。

 

其實,你是誰?Picture

  (閱讀全文)

曉蕾 | 7th Aug 2011 | 一個人 | (896 Reads)

王霖才剛回到香港,家人便急急告之:港督找他。

 

文康廣播司徐淦坐車來到,王霖上車就問:淦叔,有什麼好路數?」我也不知道,港督要見你。」對方不肯明言。

 

去到港督府,港督麥埋浩坐下,徐淦當翻譯,三人一起喝咖啡。麥埋浩開口便道:王先生,我想委任你做立法局議員。」

 

王霖愕然,馬上說不:第一我不懂英文,第二無銀去充撐,第三做了公司會炒魷魚。」

 

麥埋浩笑著反問:王先生,還有什麼要求?」

 

這是一九七六年,王霖後來成為首位來自基層的立法局議員──麥埋浩到底看中他什麼?

 

王霖一直到一九八五年才離開立法局,在中英展開談判香港前途問題風雨飄搖之際,他為香港做了什麼?

  (閱讀全文)

曉蕾 | 18th Jan 2010 | 一頓飯 | (1396 Reads)

不懂做菜,是一種幸福的表現。

誰不用吃?能夠不懂,皆因有人代勞。

所以當我們的「老少女」Stella說:「我不懂做菜!」可以猜想她背後一定有個利害的媽媽,果然,Stella媽就是那種新年一個人連續幾天煮一大桌子菜都面不改容的烹調強人!

這一天,Stella決定向媽媽「學做菜」。Picture

 (閱讀全文)

曉蕾 | 1st Dec 2009 | 一群人 | (763 Reads)

學校不讓十一歲的「家家」上課,已經六個月了。

台灣衛生局去年十一月抽樣檢查學生有否患肺結核,意外使「家家」是愛滋病帶菌者的身份曝光,學校和家長同樣驚恐,迫令「家家」退學。然後人們又發現收容「家家」的慈善組織「關愛之家」,原來另外還有九個兩歲以下的愛滋寶寶──他們以後都會派來我孩子的學區上學嗎?恐怖漫延開去,關愛之家一再被迫遷。

台灣愛滋感染者的人數二00五年突破一萬大關,感染途徑有別於香港以異性性接觸為主,去年因吸毒共用針筒而感染的個案大增六倍,隨母體染病的嬰孩數目直線上升。

關愛之家收容的愛滋嬰孩,為保密身份,按收容次序起假名:「盼盼」、「關關」、「愛愛」、「之之」、「家家」、「平平」、「安安」……他們引發社區歧視,但也帶來意想不到的變化:

宣傳講座有人看到嬰兒非常錯愕:「原以為愛滋病人都是自作孽」,心軟化了;關愛之家昔日主要收容同性戀愛滋病人,如今進來多是吸毒感染的,兩夥人不同的生活文化,因著這群嬰孩變得包容互助;關愛之家秘書長楊捷回應迫遷壓力:「來吧,誰怕誰!」懷中的孩兒,給她莫大勇氣。

這一刻,孩子是天上來的祝福。

更奇妙的是,假如照顧得宜,嬰兒長到十八個月免疫力提高,愛滋病會自動消失!

 (閱讀全文)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