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7th Aug 2011 | 一個人 | (897 Reads)

王霖才剛回到香港,家人便急急告之:港督找他。

 

文康廣播司徐淦坐車來到,王霖上車就問:淦叔,有什麼好路數?」我也不知道,港督要見你。」對方不肯明言。

 

去到港督府,港督麥埋浩坐下,徐淦當翻譯,三人一起喝咖啡。麥埋浩開口便道:王先生,我想委任你做立法局議員。」

 

王霖愕然,馬上說不:第一我不懂英文,第二無銀去充撐,第三做了公司會炒魷魚。」

 

麥埋浩笑著反問:王先生,還有什麼要求?」

 

這是一九七六年,王霖後來成為首位來自基層的立法局議員──麥埋浩到底看中他什麼?

 

王霖一直到一九八五年才離開立法局,在中英展開談判香港前途問題風雨飄搖之際,他為香港做了什麼?

 

  三山五獄闖出名堂 

 

王霖曾經想做官。

 

他在當時唯一的官立小學育才書舍唸英文,升上去就是皇仁或者英皇中學,但同學說:你家裡不是做生意,留在香港不過是打工仔,去廣州讀書,以後可以做官。」王霖於是去廣州唸中學,然而一九三七年爆發中日戰爭,唯有返香港。

 

戰時只求安樂茶飯,十八歲的王霖經親戚介紹進到九巴公司,由售票員、站長,稽查、總稽查、車務主任、公關經理,一待五十年。

 

一九六七年九巴要在觀塘開新廠,王霖是車務主任被派到當區。六十年代觀塘擠滿新移民,右左派相爭,黑社會橫行,全區都有紅色小巴任上任落,巴士公司卻要硬插進來。王霖第一件事加入商會組成的觀塘街坊會,不斷和各方勢力打交道,其中和民政事務處混得特別熟。

 

一九七五年他如常去民政事務處打牙較」,遇到當時政務處屬下交通科科長黎敦義,同場還有幾名社區人士。黎敦義問王霖對區內交通有什麼意見?你們的交通認真烏龍!」王霖直言:個個迴旋處設計都不一樣,很影響司機開車!」

 

未經,港督就請王霖去港督府,同場還有五個社會人士,能說粵語的黎敦義當翻譯。港督問:駐軍軍費如何解決?有些說加稅,有些說英國支付,王霖答:巴士站都是靚地,不如賣了,收入就可用來做軍費。」

 

港督又問:勞工應否有休息假期?

 

當老闆的自然說不,強調可以補錢,王霖力排眾議:工人好需要休息。」

 

這次見面後,政府就委任王霖進中央撲滅罪行委員會。一貫地敢言,王霖在會上說:觀塘好多飛仔,不夠街燈,又沒警員去巡。」在場警司李君夏聽到,當堂臉黒,但王霖是委員會三個民間代表之一,反映的意見舉足輕重,警方都得有行動交待。

 

一九七六年委任非官守立法局議員,便是在中央撲滅罪行委員會三個民間代表選一個,王霖選上了,另一位代表周梁淑怡,一九八一年始被委進立法局。

 

我所有為社會服務,都和巴士公司無關。」王霖相信是自己能夠針對時弊。

 除了來自基層,王霖背景也「清白」,雖然唯一的弟弟曾經去廣州唸大學,在共產黨當官,但很早便被批鬥死了,王霖因而和當時的左派絕無來往。 

 政局劇變留下聲音 

 

港督麥埋浩問:王先生,還有什麼要求?」

 

對於王霖提出的三個問題,麥理浩一一解決:第一中文合法化,可以在立法局說中文,有專人做翻譯;第二立法局議員開始有津貼,每人每月四千元;第三不用辭職,議員任期一屆只是兩年。

 

外交官出身的麥理浩與之前的殖民地管員很不一樣,在港十年,推動無數重要改革,包括成立廉政公署、提出宏大的十年建屋計劃」,亦大幅增加立法局非官守議席,打破政府議席主導的局面。與王霖一同委任人立法局的,還有來自商界的鄧蓮如、市政局代表胡源烈、神父孟嘉華,校長JOYCE BENNET等一共八位非官守議員。

 

當年的立法局大合照,只得五呎二吋高的王霖站在最後排,比所有人都矮一截。可是翻查會議紀錄,他幾乎每次都會質詢官員,往往還是第一個發問。王霖第一條問題出現在一九七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在公屋開設彩票公司,能否打擊非法聚賭?

 

有多少人輪候公屋超過五年?政府會否增加有蓋巴士站?過去五年多少犯人被打藤?政府是否同意房屋委員會的帳目交由核數署長審核?政府有何計劃善用天橋底?自從「不良刊物條例」實施以來,政府認為對不良刊物的管制是否已經奏效?

 

王霖的提問很顯眼,因為都是用中文。立法局首位用中文發言的,是鍾士元在一九七二年,七四年政府才立法通過中文與英文享有同等法律地位。王霖是第一位用中文辯論。

 

立法局當年最重要的討論,相信是一九八四年的羅保動議」:任何有關香港前途之建議,在未達成最後協議之前,必須在本局辯論。王霖也有以中文發言:督憲閣下:要追求的不應祇是表面現狀的不變,而是這種表面現狀背後所代表的精神的不變才重要,例如炒股票這表面現狀並不重要,其背後所代表的容許自由集資和自由交易的精神才重要。而港人的最大貢獻,不論立法局、區議會或其他團體,便是把這些精神因素表達出來,幫助中英雙方對構成今日香港的繁榮和安定的原因有更深入的體會、同情和認可,從而能夠達成更良好的協議。」

 

中英談判期間,立法局到底談了什麼?

 王霖很敏感:做議員時要簽約不洩露機密,說了會犯官非!我不想說這些事。」他說任內成功爭取的,是交通燈可以掛在高空。 

 成功抽身遊戲人間 

一九八五年,香港首次舉行立法局間接選舉,王霖不做立法局議員,也拒絕繼續在觀塘當區議員。

 

我不是政治人材。」他說。

 

但也從政近十年?他突然談起當年多次代表立法局參加英聯邦會議,用英文發言,並且免費去旅行。繼續追問,他搖頭晃腦唸起詩來:昔日浮沉都無需記,只將夕照化晨曦。做人何不留一些時間享受一下?」

 九十二歲的王霖,積極參加老友網」,教長者學電腦,閒時回東莞王氐宗親會,人人都尊敬讓路。

[1]

東芫王氐宗親會
東莞

鐘士元

鳥龍


[引用] | 作者 | 8th Aug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謝謝啊~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曉蕾 | 10th Oct 2011

[2]

信報的專訪嗎?很喜歡,不是那種一問一答的周刊訪問平舖直敍,經過消化的文字永遠香一點。謝謝。

化了,往事也如煙。”昔日浮沉都無需記,只將夕照化晨曦。做人何不留一些時間享受一下?”現在有同感是否我太早衰老?


[引用] | 作者 Henry | 10th Aug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