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4th Nov 2011 | 一頓飯 | (651 Reads)

Picture

葉澍堃二十一歲時考入政府當政務官,高興得不得了,人工高,福利好,去英國牛津受訓,更是生平第一次出國。

 

然而官場如醬缸,不是人人待得住,他三十歲時還特意自修考到律師資格,轉工?不轉?始終給人工高、福利好」,綁住了。

 

一到五十五歲,馬上退休。

 

本來也可以再當官五年,但他寧可把時間留給自己:摸著紅酒杯,吃喝玩樂。

 

吃得好,很重要。「不好吃,為什麼要迫自己吃?又不是走難無得吃,香港過萬間餐廳,很多都很出色。」他說來,理直氣壯。

  

電視台請葉澍堃上節目名人飯堂」,報館馬上來電話:讀者好想知道你的飲食心得!」他也不推卻,執起筆來寫食評,很快地,周刊又邀請寫專欄,一份、兩份,連內地雜誌亦不斷約稿。這幾年,不時周遊列國、主持電視節目、出席各大廚藝比試。「『高官食神』的稱呼是傳媒包裝吧了,一直以來,都要吃東西啦。」他強調一切都是無心插柳,隨緣發生。

 

然而就是同一碟食物,身份有別,滋味完全不同。葉澍堃由九六年起接任經濟司,一直到二零零七年退休時任職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經歷香港經濟由最盛的泡沬,到至衰的疫症蔓延,回歸後政務官神話破滅,不時得和議員政客等吃吃喝喝拉關係,爭取支持政策。他談起,猶有餘悸:「那些都是『政治飯』,都得硬食!有時給對質得利害,真的吃不下。」夜裡回到家裡,工人也睡了,唯有靜靜地煮即食麵

炒來吃?放芝士?通通都不會,就是一碗最簡單的麻油即食麵,填飽肚子明日再戰。

 

退下火線,一身鬆,他好喜歡現在身邊都是「飲食朋友」──「『無求』,兩個字好重要!」食物,純然就是追求好味道,不用再想雞脾如何打人牙骹軟」。朋友都是一個介紹一個的:當上馬會董事,遍嚐美酒佳餚;遇到精於自製意粉的醫生,結識更多識飲識食的醫生;原來有朋友親戚家中的菲傭,居然可以煮二百多道名菜;去法國試米芝蓮、廣州吃走地雞、連名廚楊貫一都教他「鹹魚炒蛋」,每次即場示範都贏得滿堂掌聲……

 

「食物算是媒介吧,可以趁機旅遊、結識朋友、甚至幫助山區籌款扶貧。」他笑說寫食評比做官更多人認識,連在莫斯科也有廣州人請他一起拍照。

 

這些年來,吃盡珍百味,那一道菜比較印象深?

 

他說不出來。

 

「各有各的好吃,不能說意大利菜比日本菜好,小館子有時也會比大酒店煮得好……」他圓滑地滔滔不絕,彷彿回到立法局議事廳。

 

那一樣食物最有感覺?

 「番薯葉。」他終於說:「小時家裡對面就是番薯田,打完風沒菜食,唯有下田摘番薯葉。放油清炒,頂多放蒜頭,現在偶然吃到,就會想起。」當年他十多歲,天天六點起來追火車,從沙田到九龍,坐船過海,再轉三號巴士去聖保羅中學上學,中學對面就是香港大學,只要考進去,從此不愁衣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