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12th Nov 2011 | 一頓飯 | (1606 Reads)

YOYO岑寧兒在北京第一次見到李宗盛,他開口就問:what’s music to you?」

你是music lover?還是music player他說:你可以只是喜歡音樂,不是一定要做音樂。」

YOYO想了一會:我想試試啊。」她本來也可以選擇電影,但在遇上李宗盛那一刻,答案就容易得多。

那就試啊。」李宗盛繼續問:「你要當performer,還是musician?」Performer的訓練是要能唱不同的歌,彷彿演員,不同類型的歌都能駕馭。musician呢,就選一個樂器,用一年時間看一個城市,看自己能寫出什麼。」李宗盛說,YOYO也不明白為什麼是城市,當時她二十一歲大學剛畢業,聳聳肩,就留在北京。

Picture

 

她小時學什麼樂器都沒能堅持下來,唯有隨手挑了一把結他。接下來四年,她待在李宗盛的工作室,周末去JAZZ BAR唱歌,並且開始寫歌:每一天都會嘗試對自己的感覺敏感一些,記下來,隨便哼下來的音樂,也寫下來,時時刻刻都在想,如何能變成一首歌。」

第一首寫出來的歌,叫明天開始》,每件事都是明天才做啦,那是YOYO當時掛在口邊的說話,朋友們聽了,都笑說這歌真寫實。她甚至寫了一首歌懊惱寫什麼?》:寫心情寫太陽寫月亮,沒有什麼大道理想講,不憤世嫉俗沒需要咆哮,腦裡只有一堆問題,想坦白,可是又怕暴露自己……到底還有什麼是人家沒寫過,寫什麼?!

最近一首歌是MASK》:

讓我帶著對你對一切的期望

讓我為你的期望裝模作樣

不敢被你看穿

不能再讓你失望

一開口清唱,那美麗的嗓子,教人渾身起了雞皮疙瘩。YOYO也是憑著這歌聲被人認識,那是在北京四年後回到香港,在陳奕迅演唱會和五個朋友一起當和音,清唱The end of the world太投入,哭了,全場人人動容,陳奕迅衝口而出:天藾。」

今年YOYO決定在台灣繼續創作音樂,到不同的音樂場合演奏她在北京時寫的歌。她剛剛自資出版一隻小小的唱片,只有三首歌。我沒錢錄太多歌,也只能夠做好這十分鐘的音樂啊。」她笑著不斷向桌上的唱片點頭:多謝陳奕迅!多謝陳奕迅!不過看來要再唱多二十場才夠結帳!」http://hk.kkbox.com/artist/zC9OF1sBWkKliNZ0F0i1v08J-index-1.html

Picture

一步一腳印,她用上很大力氣推開家人幫忙,爸爸岑建勳在電影圈響噹噹,一出口便可以幫女兒打通人脈策劃定位;媽媽劉天蘭一出手,不費力便能觸目有型──但那還是自己嗎?他們太強了,讓他們幫忙,我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是什麼。」YOYO直到唱片發行,才送給爸媽。媽媽拿著不斷說:好靚啊好靚啊,爸爸感動如小影迷。

YOYO唯一拿來傍身」的,是玉桂水,這是岑家秘方:玉桂皮刨絲,放在暖杯裡用熱水焗一晚。我伯父說玉桂是藥王』,只剩一口氣的,喝了都能醒一會!」她誇張地睜圓雙眼,拍拍木桌子:「我以前一有流行感冒一定中招,現在明顯病少了。」每天早上,她都喝一杯。


[1] 多謝

文章寫得很好,多謝分享。


[引用] | 作者 Kempton | 12th Nov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