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4th Dec 2011 | 一頓飯 | (1537 Reads)

Picture

 

在汽車遇上可能是全港最古靈精怪的藝術家白雙全,連忙坐近窗邊,把通道旁的座位讓給他。

「最近在收集什麼有趣的東西?」我隨口問。

 

「我就正在收集你的體溫。」他認真地在筆記本上寫下我的名字、汽車類別、時間日期、出發點和目地的──這件事他已經進行了十年!

 

很多人都嫌棄別人剛坐過的座位,熱熱的,陌生的親密很尷尬,地鐵一排座位只坐了一人,一般都會選擇坐在另一端。白雙全卻勉強自己去坐那乘客的旁邊,或者爭著去坐別人剛坐過的位置。「人和人之間,容易互相抗拒,我是刻意去對抗這種自然反應。」他說:把人與人之間彈開的力,拉回來。」

旁邊的乘客一般只會低下頭,扮作看不見。十年來,白雙全也曾經想過放棄,有些座位額外地熱,真的很不想坐;有時又懶得拿筆記本出來,但他形容這又是另一種張力:自己想做的事,能否持之而恆?

 

為什麼要這樣和自己過不去?]我忍不住問。

他笑笑:「這樣才會更仔細地去觀察啊。」他最近亦收集身邊一切有趣的事,例如剛剛發現句號好像月滿的月亮!登時所有文章的句號都變得好美,中文「月」字不能有這樣的聯想,反而英文MOON」不但中間有兩個月亮」,讀音也像滿」,好圓滿!
Picture

關於食物,白雙全其中一個作品是:在超級市場買來不同地方包裝的薯片,收集裡面不同生産地的空氣。

 

不禁大笑:「那買不同地方的水果,就可以收集世界各地的水和陽光。其實你身上已經有不同地方的水啦:T裇的棉花可能是美國種的,褲子是印度棉,還有南美的牛,喝過當地的水才被宰下做皮鞋。」跟白雙全一起,想像力也變得很豐富呢。

 

他很雀躍:「我做過幾個水的作品!」試過收集了天空落下的雨水,用水槍射回天上;又試過變成一大塊薄冰,掛在天花板自然溶化,重演落雨;更好玩是放在一個小瓶子,每一次想看雨,就打活塞,讓雨水一滴滴,落下。

白雙全三十出頭,二零零二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副修神學。他喜歡看豐子愷的漫畫,愛聽陳百強的歌,鐘意去旅行。二零零三年開始在星期日《明報》專欄創作,稀奇古怪的作品部收錄在《七一孖你遊香港》、《單身看:香港生活雜記》、《單身看II:與視覺無關的旅行》等,近年還不斷到世界各地的藝術館展出。

他為自己,創造了很大很大的世界:「像你說我身上有全世界的水,叮一聲,本來平平無奇,發現了,嘩,變得很偉大!!香港好有限,我們的身體也好有限,但在有限的環境,想像讓我可以去到好遠。」起初人們當他是怪人,現在卻又紛紛問他成功之道,他說秘訣很簡單:把選擇減少,時間拉長,速度減慢,好東西自然會出來。

收集別人體溫的紀錄,他打算進行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