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25th Nov 2011 | 一頓飯 | (703 Reads)
 

Picture

歐陽應霽()剛剛去了廣州開講座,在場大約有二三百名大學生。其中一位男學生說,一天三餐都待在大學裡,都沒胃口食東西了。

 

齋問這學生:今天吃了什麼?」

學生竟然記不起,想了好一會才說早餐沒有吃,午餐真的忘記了,剛剛吃完的晚飯,沒什麼味道,吃了都沒印象。

另一位女學生接著問阿齋:看你到處吃好開心,美食都很貴嗎?」

齋馬上搖頭,但講多無謂,他決定要在廣州煮一頓飯給三十個大學生吃:展示最便宜的食材,也能做出好味道。

 

過去兩三年,阿齋不斷為別人做飯,先是應雜誌約稿,到世界各地的朋友家裡下廚,逛當地的菜市場,買最新鮮的當造食材,並與朋友一起談天說地。文章結集成書選擇首先在內地發行,他於是在內地七個主要城市,不斷開飯,宴請當地讀者和傳媒。

 

一般人愛吃,可以叫『飯桶』。」阿齋笑著說:「我可是『飯人』,自己做飯、為別人做飯,接觸真實的食材。」街市是最好的地方去了解一個城市,一個人在辦公室和在廚房,也可能截然兩樣,阿齋透過食物,好奇地探索。

 

遊走內地餐桌,他看見食物浪費:有時看到鄰桌吃剩的,不禁想:如果夠膽,真的可以不點菜,甚至足夠吃飽再打包!」,一場飲宴滿滿都是菜,彷彿以吃剩多少為榮。的飯局呢,特意都是小菜小碟,寧可客人「半飽」,若有吃剩,一定會請大家帶走。

 

還有喝酒,以前他和北京藝術家交朋友,還會一起喝白酒,但這十年他都不喝了,頂多是淺嚐葡萄酒。人們吃剩還因為猛灌酒,自然沒胃口,就算吃了也嚐不出味道,但他接觸多了,開始明白飲酒背後的文化,國內一些名酒比方茅台,背後都是好長一段歷史故事,與經濟政治關係千絲萬縷。「酒廠的廣告都拍得像《建國大業》!」他形容喝酒與否,彷彿挑戰整個國家榮辱。

 

上海、北京、杭州、厦門……一個個城市去做飯,在杭州當地相識的廚師朋友,煮了龍井雞、大紅袍炆肉,他也帶了香港新鮮當造的仁稔和仁稔醬,煮了幾道解暑的家常菜;在北京,做菜的地方也是正在營業的私房菜,幾乎要和師傅搶爐頭用,好在齋出名做菜快手,十幾分鐘就是一道配搭新奇的小菜

外公是印尼福建華僑,在上海工作,媽媽在上海出生後去日本,父親則是廣東人,齋八九歲時第一次為同學做菜,就是印尼雜菜沙律,平時家裡吃的上海菜飯,還會拌一些福建紅蔥頭。長大到處玩,也就理所當然地把各地的飲食文化混在一起:用腐乳煮意粉、韭菜水餃拌鼠尾草牛油、雪糕加盬和橄欖油,烹飪如同遊戲。

「到處做飯,最重要是開心和分享。」他若有所思地說:「跟內地朋友愈熟愈關心,感覺到內地生活很多負面事情,能夠開心一起吃頓飯,並不簡單。」


[1] 掌握

如果生活中有種種未如人意,總還可以做一頓好的飯菜,有一方自己可以掌握的小天地。明天再去搏過…


[引用] | 作者 GINKO | 3rd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