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12th Jan 2012 | 一頓飯 | (1887 Reads)

一個畫家如果在歐洲,可以在咖啡廳坐半天,慢慢捕捉創作靈感;如果在內地,比方成都,也可以待在茶館泡一整天,可是在香港,就沒有那麼多地方可以閒坐了。

漫畫家江康泉(江記)常常去的是大型連鎖快餐店。因為小店去兩次就會跟伙記熟了,不好思意再坐很久,可是大集團的快餐店非人性』,完全沒人會理你。」他笑著說:「誰叫大集團霸了那麼多地?我們沒有公園坐,當然就來當公園!」Picture

  

江記發現像他一樣想法的人一點也不少:無所事事的長者、等著接孩子放學的太太、下課後沒處去的學生……

 

他把耳朵豎起來,就會聽到很多「民間智慧」:

 

女學生會說,發育時千萬不要減肥!高定先,肥可以減,矮無得高。太太們又會說最好打的工是酒店,吃得好,下班前又可以先洗澡。有一次,隣座一群女人還大談跟男朋友的性生活,「她們似乎都不擔心旁邊的人聽到?好公開!」江記也承認,創作的人都很八卦。

 

題材源源送上門,轉化了便可以入畫。江記的創作很多元化,文學雜誌字花》那些詩意的封面,都是出自他筆下;《明報星期天》帶點黑色詭異的PANDAMAN,反叛地對抗敗壞的大時代。而在《AM730》的四格漫畫「飯氣劇場」,卻總是天真親切地嘻嘻笑,這四格漫畫早在零三年開始,開始時只是練習作品,每天在午膳後「飯氣攻心」的時間,傳給五、六個朋友開心一下,後來卻大受歡迎。

 

「飯氣」裡面最好玩的角色之一,是一群頭頂永遠頂著一粒電腦鍵盤的企鵝,每天便是被老闆「手指指」不斷按、不斷按,「Q」仔很苦惱,覺得撐不住了,可是看到「Enter」被壓得更慘,完全站不起來,而且一大塊TOUCH SCREEN已經在眼前,飯碗朝不保夕啊。

 

埋頭苦幹之際,突然湧來「咖啡洪水­」!

 

「我真的試過上班頂不住,特地買一杯咖啡,卻整杯倒瀉在鍵盤。」江記吃吃笑。其實他到目前為止,正式去大公司寫字樓上班的日子只有一個多月,是為了頂替朋友暫時任職設計師。

他坦言很不習慣:「會擔心起身酙水的次數會否太多?上廁所的次數會否太多?吃飯時總得一整班人,但又不是很熟,沒有什麼話題。還有,電腦鍵盤聲、冷氣機聲、光線……總之就是不慣啦。」

Picture

他在灣仔富德樓租了工作室,可是最愛,還是去食店拿靈感。雖然常待的是大型快餐店,不過最好寫的,還是茶餐廳。

「飯氣」裡有個角色是剛入行的「新丁」,每次看到有人用力把波蘿包壓扁,都覺得波蘿包很可憐──「靚波蘿包的脆皮是不會跌出來的,其實不用按啊。」江記說,而「茶走」也是真人真事:「我是看著那個阿叔,很認真地想了一輪,非常誠懇地拿走杯茶,我其實很欣賞,他是在可能的範圍裡盡量思考,然後解決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