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27th Jan 2012 | 一頓飯 | (4304 Reads)

中原地產董事施永青今時今日和客戶吃飯,吃不完的,都會打包:我試過放在寫字樓的抽屜裡吃了幾日,那碟白切雞都變了怪味雞!」

在家裡,太太對孩子說:「食物跌了在地上,不要吃。」

跌在地上為什麼不能吃?不是食物?」他反駁,太太嫌棄:「跌在地上烏粹粹的。」

「那可能不是細菌,是顏色吧了。」他仍然堅持。

 他也不准孩子丟掉過期的食物:「個個只懂看數字,那是最佳食用日期,餅乾才過期幾天,為何不能吃?什麼能吃、什麼不能,你有眼睛的,讀那麼多書,有知識的!蛋白質的食物壞了不能吃,可是澱粉質的頂多有酒味,會發霉。發霉呢,也能吃,菇類也是菌,吃菇也就是吃菌,不過是大菌細菌吧了。」

太太去超市,他專挑減價的凹罐罐頭:凹罐不是壞,人家不要,就你要啦。」連女兒的舊同學,最近也跟他說:「你怎麼這樣刻薄女兒?」原來他每個月只給女兒一次零用錢,女兒為了省錢,不時吃同學的剩飯。

但施永青一點也不尷尬,他和同事去酒樓飲茶,看見上一圍枱吃剩的點心,也會拿來吃,甚至跟待應說:「你可以重覆再收我錢,只是不要浪費。」

 

在《剩食》書籍講座上,施永青對我說:「我夠膽馬上跟你去吃酒席吃剩的。」

 

我吃驚地大笑:「跟你,我就夠膽!」

 

施永青小時家裡很窮,八歲放學後就去做童工,那是專門煮給工廠工人吃的飯堂,牛肉其實是澳洲雪藏兔肉袋鼠肉攪在一起、所謂「石斑魚塊」是當時最便宜的鯊魚肉。有時打雞蛋,都黑得發臭了,施永青想丟掉,老闆連忙制止:「別浪費,這才有蛋味!」

他很少有機會吃零食,有一次同學請他吃話梅,才那一點點,他從來沒有試過這麼刺激」的食物!太好吃了,心裡就決定,以後有錢,一定要買一大包來吃。中學畢業後第一次出糧,立即買了一大包話梅──「唉,話梅原來一點都不好吃!」他這才真正知道話梅的味道。

 

可是,施先生,你現在發達了,為何不吃好一點?

他認真地看著我的眼睛:什麼是好的系統?就是高效能、低消耗,人體也是一個系統,不挑食,才有生存能力。」

他開始演講:地球資源本身是不足的,以前歐美國家生活可以這樣富裕,是因為背後有很大的貧窮第三世界去支持,但這幾年第三世界一些國家亦富起來,中國十三億人口、印度十億、連印尼亦有兩三億,經濟改善,人人都想活得好,中國人吃肉的份量,比八十年代多了四倍!以前一人一年吃掉不足十公斤,現在是四十多公斤,可是一個美國人平均每年吃一百一十多公斤!

如果地球上每一個人都想活得像美國人,肯定會有戰爭。

我對孩子說:要練習把自己的身體變成低消耗系統,這樣不吃、那樣不吃,以後一定無法求生。」


座談會後,食德好」計劃的太太請施永青吃剩菜造的鹹酸菜,他不小心跌在地上,隨即撿起來放進嘴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