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2nd Mar 2012 | 一頓飯 | (1177 Reads)

如果要給素黑一個食物顏色,只能夠是紅色。

張揚地、濃烈地,就像把最紅最熟的番茄塞進攪拌器,按掣那一刻,一切都豁出去了。

大家現在認識素黑,是擁有大量著作的作家,或者在報刊雜誌寫專欄的心性治療師,但在一九九五年,她丟下大學研究工作,一頭栽進劇場的世界,領著當時國內其中最先鋒的小劇場戲劇車間」到外地巡迴演出。演出作品《零檔案》改編自于堅的長詩,描述一個人如何淪為一份檔案,即興的演出充滿張力:演員進進出出,一邊剖白,一邊燒焊,把一根根鐵條焊接在鐵架上,再把一顆顆番茄,插在鐵柱。最後,演員把番茄都拔出來,擲向大型的工業風扇,登時番茄如暴雨,濺滿整個舞台。

素黑如今還記得那台上過百顆番茄爆開的震撼:「整部劇沉重得不得了,唯一最自然的、溫柔的,就是那些番茄,卻給暴力地摧毀了。把番茄丟向風扇的一刻,真的就像按下攪拌機的按鈕!」


法國、德國、波蘭、比利時、意大利、加拿大……劇團在一年間去了十多個城市,每一處都起碼演出一兩場,所以一到埗,就要張羅當地的番茄。有時當地助手準備的小番茄好漂亮,有些黃的、紫的,顏色好豐富,可是都不合格,只有最紅最壯的番茄才能在台上壯烈犠牲。

 

台上還有一塊大布幕,用足一整年,沾滿了各地不同的番茄汁,瘀黑斑斑如血跡,看在素黑眼裡,特別百感交雜──她第一次跟內地藝術家合作,受傷、孤獨、緊張、種種笑與淚的複雜回憶混雜在一起。

 

大家後來不歡而散。

 

素黑形容那一年,是一次創傷」,但覺血肉模糊如那堆番茄。


當時對番茄失去胃口,然而近年,卻漸漸地愈來愈喜歡。我其實最愛的顏色,是紅色!」雖然素黑總是一身黑衣,底下那烈女的真正本色,卻是去到盡的大紅。西餐廳的餐湯,紅湯還是白湯?想到不用想,一定是紅的。

 

去年素黑去英國閉關一個月,天天都與番茄為伴,無

論煮麵、焗小米……都要加茄膏:純味、無添加、double concentrate。回到香港,看到超級市場竟然有英國牌子的茄膏正在減價,馬上買了一大堆,過年還當作禮物送給爸爸弟弟。番茄可以抗氧化,預防男人前列腺毛病啊!」她理直氣壯,覺得比送什麼都實際。

 

前陣子咳嗽,中醫師要求戒口,清單中就有偏寒的番茄。素黑不禁反駁:為什麼不能吃番茄呢?加一點紅椒粉,不就中和了?」醫師仍然堅持,素黑決定不聽。只要是深刻的感情,加上好的心念,沒有什麼是不好的,這是我一直相信的。」在專欄替無數男女解答感情困擾的素黑,自有其權威。

 

只是呢,有一樣番茄她是不碰的:番茄片伴水牛芝士。


一九九四年在北京,第一次知道番茄叫西紅杮」,她跟著劇場朋友去到一個駐華大使的豪華大宅,那大使太太是京劇名伶,卻端出一盤番茄片伴水牛芝士──貧窮與富貴、國藝與洋小吃,格格不入地突然撞在一起,素黑很不安,她沒吃一口。


直到今天,仍然沒吃過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