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1st Apr 2012 | 一頓飯 | (3227 Reads)

吃一頓飯,對ROGER是頭等大事。


他一般都不會和同事一起吃飯,除了口味不一樣,最痛恨是同事邊吃邊講是非:「吃飯是我重要的樂趣,不可以被打擾,如果身邊人說一些不快的事情,很影響我的食慾。」


以前在電影公司當總經理,公司在九龍塘,同事請阿姐包伙食,ROGER卻堅持每天去何文田的京華國際酒店吃午飯,一次在等巴士時遇到明星林青霞,還被取笑:總經理都坐巴士!」天天午餐都坐計程車?我寧願把錢省下來吃飯。」ROGER笑了。

 

ROGER就是電影桃姐》裡,真實的「少爺仔」李恩霖

以為他的嘴刁,是因為家傭桃姐煮得一手好菜,他搖搖頭,拿出一大本紀事簿:那是一九六六年敍香園的菜單:戴紹光先生定了十位果子貍,旁邊列著用什麼材料什麼方法烹調;九月二十九日,禾花雀上市;連杏仁豆腐、油炸鬼,都細細寫上煮法。
 

還有一本全部都是菜譜,現在我媽媽家裡。」ROGER說。


ROGER的媽媽是敍香園的太子女。外祖父一早在廣州開酒樓,名字叫公團」,來到香港後最初開的酒樓,也叫公團,後來才改名敍香園。外祖父兼營上環街市的蔬菜水果批發廣生欄」,敍香園用的食材,都是最新鮮的,加上烹飪講究,五六十年代所有大官貴人,都是敍香園的常客。全盛時期,敍香園有三家,直至九十年代ROGER的舅父移民,才光榮結束。


舅父喜歡叫ROGER一起試菜。一道菜如何燒如何弄,舅父會不斷和大廚研究,連一些細節,舅父也會吃得出:這道菜,你落了鹽才放糖,錯啦!』ROGER吃了好菜、聽了故事,回家便一五一十告訴桃姐。


原來桃姐能燒得一手好菜,都因為這著名酒樓:ROGER媽媽嫁進李家,把家傳菜譜都帶過去,桃姐不識字,但ROGER媽媽把烹調方法讀一次,桃姐便記下來,ROGER爸爸要求非常高,鹹了淡了馬上告訴桃姐。ROGER呢,在敍香園試了菜,又回來要求桃姐照版煮碗。桃姐要服待我這兩父子,可真艱難!我爸比我更嘴刁,不好吃的,完全不會碰。」ROGER說:可是我們不會無理取罵,每一樣餸菜好壞,都說得出原因。」

桃姐在北河街街市,也就是出了名的挑剔惡死」,她買菜不講價,但一定要品質最好的,如果買回去發現不夠新鮮,第二天必定回來大罵。有一次,賣魚佬老羞成怒,把賣魚水兜頭潑向桃姐!


但這裡,也有一段故事,年青時桃姐樣貌娟好,賣魚佬對她有點意思,每次約去街,她總會推說:「先賣條靚魚給我才說吧!」賣魚佬為討心,每次都預留最新鮮正貨,可是桃姐總不答應,終於有次桃姐大派檸檬說:「我當然唔會去!」也許因愛成恨,鬧出一場「北河街潑水事件」。

ROGER還發現桃姐年青時時常典當物品,一身都是當票,他猜其中一個原因:桃姐為了煮好菜,竟然不惜工本,甚至倒貼人工自掏腰包。 
 

桃姐不在了,ROGER大歎:折墮!」

 

他記得小時候,桃姐每天上菜市場前,都會問:「今餐想吃什麼?」家人嫌煩,叫她自行決定便可以,如果ROGER說出想吃甚麼,桃姐便會很高興買回來烹調。ROGER喜歡吃醬油雞、石斑魚、蝦多士、八寶鴨,桃姐也就經常煮,明明已經很好吃,ROGER還會笑:「酒樓那碟窩蛋牛肉碟頭飯,都好過你煮的!」桃姐就會答:「隔離阿婆飯香!」

 

現在當我獨自在燒味店食那些難吃的碟頭飯時,便會想:這真是報應,桃姐在天上看到一定偷笑。」ROGER不禁說。


家裡有桃姐,外面有舅父開的著名酒家敍香園,以前是不好吃的東西,根本沒機會進口,現在ROGER卻已經把自己訓練到,在大陸片場最難吃的飯盒裡,也可以找到能放進口的食物。


他仍然有要求:在連鎖快餐喝咖啡,會要求牛奶另上,因為快餐店的咖啡,一般都放多了牛奶;茶餐廳的檸檬茶,檸檬另上,因為檸檬要新鮮搾汁;粥粉麵店點油菜,要求半生熟」,以免廚師只是把預早淥熟的油菜翻熱。

 

一些吃過不錯的餐館,無論平貴,都會嘗試和廚房溝通」。ROGER會直接找大廚:先讚有什麼煮得好,再說什麼煮差了,什麼用料不新鮮。一定要直接找廚師,如果由經理去說,除了可能意思誤會,經理如果和廚房不夾,就會籍故批評,件事就變得好差。」

 

細路你玩嘢嗎?!」葵芳小檔口這樣罵。我們香港人不同你們大陸人的!」大埔的食店這樣回應。身邊朋友都不敢跟他一起吃飯,害怕廚房會報復」,可是ROGER堅持只要態度好,廚房亦希望進步,他有好幾間餐廳就是這樣,變成可以長期光顧。


桃姐電影播出後,ROGER突然發現食店都額外地給他好食材,他反而對大廚說:「這樣會蝕本的,別給經理知道啊。」他會小心自己不要過份,過年過節,一定額外給利是,並且不時送戲飛。

 

有些人喜歡吃,會特地光顧米芝蓮名店、拜訪國外名廚等等,ROGER從來不會,他對每一頓飯都有要求,食材要新鮮、烹飪要認真,因為是吃進身體的:「我的心臟是廿四小時運作的,怎能虧待?」

 

扯遠小小,ROGER怎樣買褲?同一個牌子同一個款式同一個尺寸,要五條,因為每條都可能有半吋的差別,他站高、坐下、蹺腳……幾乎所有平常會做的動作都試過了,再在五條褲中選三條,然後再試第二遍,接著選出兩條,試第三遍,仔細感覺最後才選出一條來。買一條褲子,通常要試身半小時,有次售貨員還以為他在更衣室暈到了,可是這條褲子,他起碼穿十年以上。「我不是穿幾次便丟掉,當然要花時間試。」ROGER說來非常理所當然,衣服是穿上身的,食物是吃進口的啊。

 

然而這些ROGER眼中的基本」,在即食即用即棄的年代,都變得不合時宜了。

 

正如敍香園的員工,幾乎都會工作一輩子,太太生孩子公司支付醫院帳單、孩子讀書由公司給學費、退休了回來閒坐,照樣出薪水,殮葬費自然也是公司負責,廚房師傅不轉行、不轉工,專心一意把菜煮好。

桃姐也在ROGER家打工超過六十年,這份長情,如今只能在電影出現。


[1]

以食窺人,真喜歡你寫的人物!

(台灣讀者)


[引用] | 作者 | 14th Ap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現在是快餐E時代,真希望大家能學習ROGER對吃進身体的食物有要求,身体才會健康。真希望商人不要再生產黑心食品毒害大家!


[引用] | 作者 carol | 27th Aug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