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15th Apr 2012 | 一頓飯 | (1066 Reads)
 

每一天,JOHN HO的日子都差不多:起床,畫畫,吃午飯,畫畫,下午茶,畫,然後決定,啊,今晚吃什麼呢,煮飯還是上街?有一位前輩說過:創作的最大難題,其實就是吃飯的問題。」JOHN HO說:往往要解決吃的需要時,才發現自己非常寂寞。」


如果還在日本,他一定想也不用想,就去松屋吃牛肉飯。

Picture



打開他的繪本東京肉肉,赫然滿滿兩頁都是這間日本大型連鎖食店的收據,由第一餐,到離開,每一張小收據都紀錄著時間和地點,鋪陳在眼前,彷彿一本小日記。


二十歲他第一次到日本,在松島吃牛肉飯,馬上驚為天人:「從未吃過這樣好吃的牛肉飯!」在香港也有吃牛肉,當時在設計學院讀書,因為做功課,經常去金鐘,就在金鐘吃了人生第一碗日式牛肉飯。可是日本的,就是不一樣:香港的通常都好多汁,可是日本不會濕濕的,而是每粒飯都可以用筷子夾起來,那些白飯好好吃,光吃飯都好好味。」

 

他眼中的日本,「好靚好靚好靚」,一連重覆了三次,還細細形容連一張地鐵車票也如何地小巧精緻。
要去日本!


自此經常赴日,並且每次下飛機,第一餐就是去松屋牛肉飯。朋友都被他影響,一同上癮,試過回程時還要替朋友外買上飛機,過了六、七個小時才打開的牛肉飯,朋友吃時,仍然「爆粗」地大讚好味。


前年終於存到足夠的學費,去日本留學一年。住的地方,樓下就是松屋。有時甚至特地帶一顆生雞蛋,牛肉飯,加薑,再打一隻生雞蛋──「好味到呢,是沒辦法用言語形容的。」他說。勉強要想像,就是窩蛋牛肉飯和免治牛肉飯的分別吧!


JOHN HO也不是沒有吃過更貴的牛肉飯,只是加上感情分,連鎖店松屋竟然羸了。他看著店裡的工作人員,勤快地洗碗,非常專心地做好每一碗牛肉飯,看著看著就覺得感動,腦裡不其然會浮現一句話:做人和創作,都要有良心品質。


留學那一年,瘋戀松屋:定下「每日松屋計劃」,以為可以迫自己吃到生厭,結果,也的確間斷地有一段時間沒去,可是總不夠一個月,又再回去。

 

三月十一日,大地震。JOHN HO在學校課室裡,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震動,恐懼得很;當晚他抱著女朋友,每一次餘震,女朋友都好害怕,兩人就這樣臉貼著臉,聽著鳥的聲音,天漸漸發亮。不知道松屋有沒有開?我去吃好了。」他說,她不肯,堅持煮了一頓飯。


小收據上印著三月十三日,十四日,松屋在地震後隨即重開,但只開著一半的燈。女友的家人很擔心,她很快便回韓國,然後,JOHN HO也回到香港。


到現在,他仍然會上網看松屋有什麼新餐單,可是和她,卻再沒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