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5th May 2012 | 一頓飯 | (887 Reads)

全城都在嚷結婚,然而走進婚姻最磨人的問題之一:誰煮飯?


兩個人一起的煩瑣家務,遠多過兩個單身,加上兒女更是沒完沒了。香港大約有三十萬個家庭由外傭照顧,鄭淑貞 (DORA)一直是其中一個,過去一年,卻變身全港七十萬位家庭主婦之一。


DORA在社工界站得很前,不但在灣仔開創時分券」,讓街坊以同等時間的勞力交換服務或購物,並且組織綠色社企土作坊」,聘請街坊生產有機月餅等等。大部份服務對象,都是家庭主婦,然而DORA本身,卻從沒做過煮飯婆」。

她結婚後很快有小孩,也就很快請外籍傭工,三個小孩最大的十二歲了,都是外傭在照顧。直到去年初工作壓力太重,她決定辭職,機構挽留下雙方同意停薪留職一年。

 

一定無啖好食啦!」女兒馬上嘀咕,孩子吃慣外傭烈炸濃味的食物,頗為抗拒母親一向推廣的有機菜和健康烹調,加上父親也是理直氣壯的食肉獸」。


「姐姐識煮炸薯條!你識唔識?」孩子像是下戰書。


薯仔可以焗,可以炆,變成圓形薯仔波都得!DORA興致勃勃,全情投入煮飯婆」的身份。她最初想像非常美好:在家裡附近租一塊田,每天早上帶小兒子去種田,把最新鮮的食物帶回家,哼著歌煮飯——現實卻是小兒子做完功課、吃完飯,已經要匆匆搭校巴去幼稚園。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張羅早餐、讓兩個唸小學的女兒帶飯、照顧小兒子,一堆家務,轉眼孩子回家又要煮下午茶,接著便得做晚飯,期間還得不斷處理孩子間的糾眾。

 

我馬上看到煮飯的手和返工的手,有什麼不同!」DORA沒想到待在家裡幾乎無時無刻都要濕水,皮膚明顯地變粗了。丈夫呢,婚前已經揚言:我最憎洗碗!」

 

DORA做了這麼多年婦女工作,此刻才體會主婦生活可以如斯零碎刻板,天天買菜,時間就沒了,可是隔天去,四五斤菜加上煲湯食材和水果,車仔也難拉,還要上車下車爬樓梯,若不快手快腳,家務根本做不完,但結果很易勞損扭傷。在家煮飯,時間一晃眼便過,很難有大志,我連新聞都少看了。」她真實地體會主婦的處境:公事尚可自己安排,家事卻總要配合家人需要。

 

大半年後,DORA才慢慢調整出既不勞損,也有滿足感的煮飯方式:減少烹調的次數,讓孩子一星期有兩天在學校吃飯盒;下午茶買現成的饅頭或腸粉蒸熱,或者準備糯米團和糖水,讓孩子自己搓湯圓;晚餐煮三菜,一個是滿足丈夫要求的肉類,其餘兩個都是她可以盡情發揮的有機素菜。

 

大人小孩的口味,終於漸漸變清淡。孩子可以吃家人煮的食物,其實是最好的。」DORA說給親人買菜、做菜,當中所花的心思和愛心,都是餐廳和外傭難以付出的。她很珍惜和孩子相處的時間,孩子有什麼感興趣的,都可以一同去發掘。

只是一年過去,她自覺對社會還可有更多貢獻,又如約回到職場,並且擔起更吃重的工作,計劃在灣仔以外推動社區時分券,開設土作坊分店。

 

但她更懂得分配時間,以前工作很晚經常要坐尾班車才回家,現在習慣了早起,一早送孩子上學便回公司靜靜地工作,於是可以早一點下班回家;吃喝都跟孩子一樣有規律,身體也好了;重要是心態上調節,以前比較博命把理想實現,現在較能欣賞工作伙伴。

 對新來的外傭,也可以具體熟練地安排工作。「媽媽煮的,比姐姐好吃啊。」孩子現在會撒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