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22nd Jun 2012 | 我阿媽 | (1037 Reads)

山是什麼顏色?」媽媽問。

 

綠色!」唸幼兒園的小女孩答。

 

媽媽輕輕搭著女孩的肩膀,指著山說:你細心看,只是樹已經有深綠、淺綠、黃色,還有花的紅色、橙色啊。」

 

女孩張大眼睛,從此比別人看到更多。

 

畫家李香蘭就是這小女孩,媽媽為了教她畫畫,甚至自己去學畫畫。我那時候看見女兒學校的美術老師,好像沒有很懂教小孩,那我剛好有時間,就去工聯會學素描,想學了教女兒。」媽媽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工聯會的老師只在桌子中間放一些水果,就離開課室,等大家都畫好了,他就把作品放地上,逐一評價。中間老師到底去哪了?媽媽上廁所才發現他在看報紙。


媽媽接著參加中文大學的校外課程,水彩、廣告彩,然後國畫,一直畫畫畫。只是有一點點興趣吧了。」媽媽又帶點尷尬說。她從小就在沙田禾輋村長大,父母都賣魚,那年代,誰有能力去栽培小孩的藝術興趣?小時候她在家門前的沙地畫畫,後來打工幫補家用,去夜校唸英文時,還偷偷在課本上畫畫。一直到結婚生了兩個女兒,不再上班,才可以星期抽一、兩晚時間去學畫畫。

 

後來便刻意栽培李香蘭畫畫嗎?

媽媽卻從來不勉強。

 

我還記得七歲那年,媽媽帶我和姐姐去粉嶺鹿頸寫生。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寫生,大家都背著自己專用的顏料,坐在草地畫畫,媽媽和姐姐畫田園景色,我卻花了半天去追草地上的蜥蜴,好開心!」李香蘭很感謝媽媽一直給好大空間和自由。


李香蘭自言愛上畫畫,是小學時媽媽帶她去社區中心上繪畫親子班,那老師大讚她畫的芒果好漂亮。你畫得好好啊,然後親了我一口!嘩,我馬上覺得自己真的畫得好好!!」李香蘭到今天想起,眼睛也是閃閃發亮的,接著便開始和媽媽一起學:我們會一起看錄影帶,例如用水彩畫水果,一顆蘋果也好多顏色:青色、紅色、黃色,還有光暗,我們翻看了好多次,一起研究。」

 

李香蘭進了理工設計學院,又去城市大學創意媒體系學電影,可是最後的畢業作品,還是把禾輋村的人和事畫下來。兩母女都好喜歡這山邊的小村子:性格鮮明的左鄰右里、到處都是貓狗和小鳥,甚至偶爾有松鼠和小猴子,有一年,還有一隻白頭翁來家裡的樹上築巢孵蛋,當小鳥終於出生,大家都高興得像家裡添了新成員!


直到村口四十多年的木棉樹被砍下來,才頓覺這樣美好的村子生活,在香港已經在消失了。


在媽媽鼓勵下,李香蘭畢業後一整年待在家裡畫畫畫,最後出版一本厚厚的繪本《上下禾輋》,開始在報刊畫插圖,下月並會出版第二本繪本《尋人啟事》。

「媽媽教會我的,不是畫畫,而是做人的態度。」李香蘭說:「我沒看過比她更正面的了,像那工聯會的老師,媽媽也會欣賞他給學生自由去畫畫,沒在過程中影響。我無論遇到多大的挫折事,媽媽都會讓我看到可以學到的功課。我常說她是『骨頭裡挑雞蛋』!」


唯一媽媽會罵的,就是我驕傲的時候。」李香蘭認真地讚,媽媽坐在旁邊,又更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