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19th Aug 2012 | 我阿媽 | (3214 Reads)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高考放榜翌日,明報標題:排擠成動力新移民4A報母恩,記者洋洋灑灑地報導九歲來港的新移民周榕榕,如何住在板間房、被父親拋棄、吃盡苦頭卻奮力苦讀,終於在高考取得4A狀元,報導引述周榕榕說:「希望將來發達,我要養家,我不希望媽咪再捱苦。」

 

同日成報頭條:苦讀女狀元 新移民傳奇 打工交學費最想當記者當記者」和發達」之間隔了一個大海,顯然有矛盾。

 

周榕榕順利進入中大新聞系,以一級榮譽畢業,在電台工作一年後,卻開始踩單車上西藏,漫長旅程結束,沒有回家,而是搬到廈門租小房子寫了幾本遊記,交租的錢?學做肥皂,放上淘寶賣。


直到相機壞了、鞋子破了,去年才死死氣回到香港一份雜誌當記者,計劃儲夠錢再繼續寫作,這次希望寫科幻小說。

 

說好了的發達讓媽媽不再捱苦?


周榕榕對著我,一付「心照」的樣子:「放榜故仔,離不開都是這些角度!」後來想了想,又補充:讓家人過得好,不是志向,可能是心願。」


她說當年真的很窮,打完兩小時籃球,看著汽水機好久,還是捨不得掏五塊錢出來買汽水,可是因為媽媽持家有道,生活不算很艱難。

 

媽媽九十年代帶著榕榕和弟弟從福建來到香港,很快便得獨自打工帶大兩個孩子,一家三口擠在板間房,然而東西都放得整整齊齊。每天一大早,媽媽就去街市買菜,然後存在公司的冰箱,下班才帶回家,那麼小的房間,媽媽還是每頓飯起碼煮三菜一湯:蒸魚、蝦仁豆腐、笋乾煨五花肉、老火燉雞湯……。「媽媽很會煮,我現在上館子都覺得不外如此:唓,我媽媽都煮到啦。」榕榕好得戚。

 

滿口鄉音,不懂英文,初進小學的確有被排擠,可是榕榕很快便發覺,只要成績好,老師就會偏心,同學也就不敢欺負。成績好,還可以有獎學金,甚至能夠在學時就給錢媽媽,她理所當然地拼命讀書。


媽媽從來沒開口叫她用功,生怕給壓力,心思都放在餐桌上種種補腦的食物:魚頭、豬腦、有次還特地燉水魚!


選擇新聞系,媽媽沒有反對,能夠進到大學已經好好;工作才一年便辭職,媽媽也沒說什麼,女兒一向都喜歡旅行;可是旅行回來,還不上班,一年兩年過去,媽媽終於忍不住。


那一天,母女對峙。


媽媽:「我以為,你是家裡唯一改善到生活環境的。」

 

榕榕很愕然,雖然隱隱約約心裡明白,可沒想到媽媽會開口說出來,媽媽從來都不會提出要求,那一刻,她也豁出去了: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


媽媽無言。

 

榕榕很想很想全力創作,一生人,起碼要有一件自己滿意的作品:寫作很孤單,很黑暗,但向自己的本質挖到底,卻可以邁向永恆。作品可以傳世,像紅樓夢當然很好,然而就算僅僅能寫出內心,不發表,也沒有遺憾了。」

 那次吵架後,媽媽沒再說什麼,晚上還是用心烹調三菜一湯,每天為榕榕準備的午餐便當,總是豐富得令同事妒忌。


(會想看周榕榕的文章嗎?
這是她寫我. 其實是她來採訪我, 我就先找她的資料, 才看到那些舊報導.
http://leilapress.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702499)

[1]

看完很感動,謝謝曉蕾和榕榕的堅持。


[引用] | 作者 | 19th Aug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你的人生是你的,那麼你媽媽的人生是誰的呢? 你故然有權追求你的理想你的生活,可那些犧牲自己讓你實現理想的人,他們的生活就不是生活嗎? 供養家庭也不是天大的困難事,難道真的一點都不能兼顧嗎?


[引用] | 作者 Fan | 20th Aug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榕榕和家人的經濟狀況, 是私事, 所以也就不提.
我想分享的是我的家事:
我明年便當記者二十年了, 我媽從沒認同過, 直至今天, 她仍然希望我轉行, 可是我大學一畢業便決定: 不會讓家人左右我的選擇.
每一個人, 都有天命, 父母不過是暫托者, 不是主宰.
至於給錢, 坦白說, 要給多少才夠, 每位父母心裡都有一把尺, 基本溫飽? 買房子? 足以向親友誇耀? 說到底, 這些都不需理會的.
把自己要做的, 做好, 就夠了.

也許你會覺得我自私, 但如果把滿足父母敦在首位, 人人都是當老師公務員結婚生子, 這社會怕且不會有詩人和畫家.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曉蕾 | 20th Aug 2012

[3]

我都有天命這觀念,過去一真被未能養家而受盡自我譴責,後來也豁出去了,兩者只能選其一,我決定要享受屬於自己的天命,


[引用] | 作者 | 20th Aug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4] 臉書回應

臉書好多感人回應, 也放這裡:

黃哲斌:
勾起一點舊事,順帶寫一下
我讀高中時,幾乎每天都與父母抗爭,主要原因是,他們希​望我讀醫科,或法律,但我完全沒興趣,一心只想讀新聞系
高二時,我們每週必吵,甚至繞著客廳追打,我母親也講過​類似「你怎麼這麼自私,只顧自己興趣」之類的話,我也必​然回過諸如「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我自己負責」之類的話


後來有一次,父親盛怒中,拿煙灰缸砸向我,砸中我的腳踝​,血流不止,他們嚇了一跳,總算不再阻止我報考新聞系
後來,我進入中國時報,一開始在台南跑新聞,每當我回家​,客廳透明桌墊下,母親整整齊齊夾著我寫過的特稿剪報,​我萬分感動,並感激
我真的太自私了嗎?或者,我只是避免台灣多了一個不負責​任的庸醫?這種親子間的衝突與和解,或許只有當事人能體​會


[引用] | 作者 LEILA | 20th Aug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5] 臉書回應2

譚志強:
我當年模擬考試時就知道一定分數很高,熱門科系的法律系​,會計系,土木工程系,工商管理系,幾乎是隨便任選,但​最終選了考乙組,挑了政大新聞系(廣播電視組),因為我​真的喜歡做記者,喜歡爆料,喜歡在幾萬人上街時做現場,​而非日後去做一個可能收黑錢的律師,做假帳目的會計師,​偷工減料的工程師,或者明知有問題仍然賣雷曼債卷(連動​債)給客戶的基金經理,老媽從來都沒有說過甚麼,只是偷​偷在背後嘀咕。事實上,沒有家庭的容忍,像周榕榕這些另​類記者,是不可能出現在港澳的!


[引用] | 作者 LEILA | 20th Aug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