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23rd Aug 2012 | 我阿媽 | (2360 Reads)

怎樣的女孩,會為自己起名叫「陽具」?


數香港八十後社運青年,Ger(蔡芷筠)一定榜上有名,她甚至有份決定用「八十後」作為字頭。那是二零零九年她和幾個朋友一起發起「八十後六四文化祭」,同年又與更多的朋友一起組成「八十後反高鐵青年」,接著以「八十後文藝青年」名義參選藝術發展局的民選委員,成為藝展局史上最年輕的藝術教育小組主席。

 

大膽、叛逆、敢作敢為,這些普遍烙在「八十後」的標誌,似乎亦可以套用在Ger媽身上。

Picture

「以前不是有部電影叫《靚妹仔》?我阿媽覺得是自己的寫照,她甚至和戲中主角溫碧霞、麥德和等都是朋友,一齊跳舞、一齊蒲。」Ger說:「阿媽十八歲就生我,我是婆婆帶大的。」

媽媽只肯唸完小學,十八歲在髮型屋剪髮電髮,夠膽生孩子,但沒耐性當媽媽。Ger對媽媽最早的記憶,是媽媽不小心讓她撞傷頭,可是讀書後,同學反而羡慕她的媽媽不管不罵。


家長日,媽媽會來,但亦坦白告訴老師:「我也不知道女兒怎樣的。」小學四年級Ger忘記在手冊寫日期,老師要求見家長,媽媽見過老師,走出學校門口就點煙:「你個班主任真的好串,但我唔理佢。」中六班主任斷言:「你個女好唔得,無得搞啦!」「關你什麼事?」媽媽一句駁過去。


Ger好感動:「阿媽不是傳統關愛照顧型的母親,但好撐我!」


她進到大學開始食煙,媽媽居然說:「你遲唔遲D。」之後兩母女最「舒暢」的活動就是一起在騎樓抽煙,閒談。「爸爸那邊的親戚會因為媽媽食煙有偏見,但其實這種判斷好表面,我阿媽,好大方、有義氣,食煙不等於是壞人。」她說來眼睛閃閃,全是欣賞的神色。

 

去年Ger和曾經是她的大學老師曾德平結婚,曾媽媽不喜歡Ger又食煙又搞社運,好勉強才肯兩家人坐下來吃飯,談話間,兩位媽媽聊到原來二十年前都在同一間海鮮酒家工作過,曾媽媽談起一個失散了的舊同事,Ger媽馬上打電話找到對方,手機一遞,就讓曾媽媽和舊同事講電話。

 

這通電話後,整頓飯的氣氛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

 

沒有反駁,沒有申辯,行動勝於一切,會記住多年的朋友,一定是交得過的朋友,能夠馬上找到,可見也是義氣之人──曾媽媽終於接受這段婚姻。

婚後,Ger戒了煙,母女沒有一同抽煙,但不時相約去旅行,Ger非常落力照顧母親。她說起有次看到媽媽喜歡的monchichi公仔:「我買俾你吖!」「你咪買囉。」媽媽答得好酷,可是一收到公仔,馬上放在褲袋,還特地露出公仔頭,去到餐廳又拿手機拍照。

「媽媽心底好細路女,你說怎可以不疼她!」Ger在旅途上變成照顧的角色,不時嘮叨:咳嗽還喝汽水?病了又不早點睡?三更半夜還要唱K

媽媽有時聽,有時不。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