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30th Aug 2012 | 我阿媽 | (1975 Reads)
江獻珠的媽媽,從來沒有教過女兒做菜,只是不斷強調:女人一定要自強,千萬別想著靠男人。」因為媽媽這番話,江獻珠人生上半場都在苦讀。

江獻珠的爺爺江孔殷太史有十二個太太,一屋女人都圍住男人團團轉,唯獨是江獻珠的媽媽不一樣。媽媽年輕時是高材生,就讀女子師範學校,當時所有女學生都會經過江家的里巷,江太史特地端一張椅子坐下,緊盯著經過的女生,最後選中給江獻珠爸爸做妻子的,剛好就是江獻珠大伯娘的姪女,親上加親,一對新人很快便一同去美國留學。


學成後,江家已從廣州遷到香港,家道中落,江獻珠說爸爸一進了石塘咀便出不來」,終日流連花間,家裡擔子都落到媽媽身上。媽媽曾經在中山大學教化學,又在外交部兩廣特派員公署當科長,昔日江太史請客,太太們都會把首飾拿出來變賣湊錢,後來改由第二代去贊助」,例如每年祖母的籌宴,便是有收人的媽媽帶頭出錢。


媽媽天天都在忙,從來沒有進廚房,唯有日戰時期走難回鄉,才想辦法張羅。那時只能用一個小瓦煲煮飯,我負責碳透火,爸爸洗米,然後媽媽在加飯面加兩磚豆腐、幾粒豆鼓。走難,這樣吃一頓也不容易啊。」江獻珠對媽媽做飯的記憶,就僅僅是這煲仔飯。

 

媽媽有學問,自然緊張子女的學業,自小便教江獻珠和哥哥背古文。江獻珠後來入讀廣州中山大學外文系,除了英文,還修讀日文、法文,媽媽說,唸外文以後可以教書,或者去洋行打工,我們那一代,沒有講什麼理想的。」江獻珠說,可是一九四五年唸到大學四年級,卻因為家事要退學。


這一退,足足要用多十一年才領到大學學位!

江獻珠一九四九年進到中文大學崇基書院當小文員,同時開始修讀工商管理的學士學位,所有課堂,都得安排在早上九點上班前或下午五點下班後,其中通識科要修夠十六個學分,直等到一九六零年才能畢業。

六三年她得到獎學金,去紐約新澤西的私立大學Fairleigh Dickinson University讀商管碩士課程,早上在保險公司做研究,下午三點提早下班便開兩小時車去上學。六五年終於考入紐約大學的商管博士課程。


「其實是媽媽想哥哥讀博士,可是哥哥有工作、有家室,沒法唸。我便去圓媽媽的心願。」江獻珠坦言。


當時江獻珠在紐約重逢陳天機,陳天機當年在廣州唸大學,已經追求過江獻珠,將近二十年過去,兩人才走在一起。陳天機要到矽谷工作,向江獻珠求婚。這時江媽媽開口:你到底要學位,還是家庭?」


不是說男人都靠不住嗎?

可能是因為江媽媽曾經在中山大學教過陳天機,又可能心痛女兒冷天雪地還得開夜車從學校回家,這樣一說,江獻珠便決定結婚,那一年,她已經四十歲。


原本以為婚後還有機會完成博士課程,只是流產幾次,身體變差:書沒唸完,家庭又不能完整,有段時間也很徬徨。」正是失落,媽媽突然患上癌症,江獻珠盡心照顧。


因為化療,媽媽味覺受損,卻益發想念當年江太史府第吃到的種種手工菜,尤其是波菜羹。江獻珠試了一次又一次,終於做出來。


烹飪之門打開,轉眼鑽究超過四十年。


[1]

想起江獻珠令我想起南海十三郎
我想知道他如何死在青山

kathy
[引用] | 作者 kathy | 26th Mar 201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