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 | 21st Oct 2012 | 我阿媽 | (1234 Reads)

翻看施熙瑜的自傳,好慘涼:媽媽煮一隻雞,最大份給婆婆,然後爸爸、兩個弟弟、大家姐和小妹妹,最後輪到熙瑜,只有雞頸。媽媽不在家,沒人做飯,爸爸把弟弟姐妹都帶上街飲茶到公園玩,剩下熙瑜在家餓肚子。

Picture

書裡描述家人如何偏心、狠狠的體罰,人生種種錯折幾乎都源於父母教育方法有問題,愛情失敗也因為父母灌輸了錯誤的婚姻觀念,並且刻意加插心理學的資料、基督教金句等等。

不禁問:父母看了你的自傳嗎?」

施熙瑜瞪大眼睛:「媽媽不想看這本書的,每次記者訪問我談成長經歷,她都不想看,好討厭我對外說家事,還跟別人說我撒謊。」她堅持寫下來,是覺得別人可以從錯誤示範,看到對孩子的壞影響。

這樣白紙黑字,不難想像老人家的難堪。令人費解是,關係不好卻離不開,施熙瑜成年後仍然被爸爸體罰,四十七歲了還一直住在家裡。

爸爸這兩年中風不能溝通,才停下來,我四十出頭他仍然會打我的頭,沒力氣了還不斷地罵。」她說。

可是,為何讓他打?

我試過還手,他跌倒,媽媽就叫我站著讓他打好了。」她理所當然地解釋:「爸爸年過四十歲才有孩子,姐姐是大女兒,當然疼,兩個弟弟是兒子,更疼,妹妹最小,也得寵。而且他們全部都是醫生、建築師、會計師,爸爸一直對我別差,以為打會有用。」

爸爸的說法呢?

「不帶我去街的事,我有問過爸爸,他說不記得了。所有我覺得他對我不好的,他都不記得。」施熙瑜說很奇怪,連其他姐弟的記憶也跟她不太一樣。好像有次爸爸帶去食西餐,可是發脾氣走了,氣氛好差,可是姐姐說起來,卻是:那次爸爸帶我們去食西餐,好開心!」童年相片裡,姐姐總是笑嘻嘻,施熙瑜永遠苦著臉。

性格不同,成就不一,施熙瑜曾經是成功的晚裝設計師,近年改用有機物料設計一衣多穿的環保衫」,又兼教時裝設計課程。可是這些在爸媽眼中,都不算什麼,爸爸愈是希望打醒她」,媽媽想罵醒她」,她愈是執意渴望家人認同。例如選美,家人一萬個不同意,她仍然一次又次報名,去年媽媽終於不再反對她參選亞洲小姐。

施熙瑜非常堅持,無論事業再成功,任何成就,都比不上父母認同:「那是最親的媽媽喎,所有創作都會過去,拿幾多獎都帶不走,都大不過親情。」所以她最近很開心,以前總是到夜深才回家,減少和父母見面,現在開始和媽媽不是見面就吵,可以一起吃晚飯。她改吃有機菜和糙米飯後,唯有媽媽會和她一起吃。

 「其實媽媽不算偏心。」她尤其感謝當年媽媽開口,讓爸爸供她去英國唸書,只是後來又加一句:媽媽會煮弟弟喜歡的菜,可是從來不記得我愛吃什麼。」
Picture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